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讲台三尺,续“京剧一缘”

讲台三尺,续“京剧一缘”

□ 张坤 孙云 冯萍萍 王世瑜

从1963年起至今,将近半个世纪的岁月播撒于三尺讲台,即便已经退休11年,仍然坚持着指导我校“清音”京剧社和开设京剧选修课程等工作,她就是我校新闻与文化传播学院退休的刘惠玲教授。今年71岁的刘惠玲是湖北省美学协会会员,曾于1999年出版20万字的专著《生活美学》。三尺讲台延续了她与京剧的“不解之缘”。

刚进入刘惠玲老师的家,迎面是一位身着灰色针织衫,外套大红衫子,满面笑容的老人和她的猫咪,屋子里摆放着各种绿色植物:绿萝、芦荟……屋内干净素雅,矗立的钢琴流露出几分典雅,满满的书柜彰显出学者的风范。最显眼的是,进门处的墙上挂着一块写有“今天快乐吗”的小白板。刘老太表示,这是提醒自己保持年轻心态的小秘诀。

刘惠玲从小就与京剧结下不解之缘。刘老太笑忆,她出生在唐山,小时候,家长就经常带着她去看京剧。刘老太从未经过京剧的专业训练,她戏称自己充其量是个“业余爱好者”。 “现在,电脑、电视就是我最好的老师,我常会跟着音频资料,自己琢磨京剧唱腔、身段里的戏理。”

2000年,刘惠玲从我校退休,仍继续开设了《美学》、《外国文学》选修课。也会不定期在武汉各大高校举办美学讲座,通俗易懂的讲述广受学生欢迎。2005年为本科生开设京剧公选课。2009年至今,刘老太针对我校研究生开设了《京剧艺术》公选课。在谈及开京剧课目的时,她吐露心声:“戏曲虽有夸张的表演,但它展现的是东方的含蓄美。现在有的学生受社会影响,有些浮躁,学习京剧能培养一个人的气质,更能让人的性情稳重、不轻浮。所以,抱着‘丹心育才’的理念,从点点滴滴做起,希望中华大地‘春晖满园’结硕果。”

2006年对于刘惠玲来说,是意义特殊的一年。为了让学生有实践的场地和机会,课堂内外相结合,在刘老太的争取下,“清音”京剧社于这年10月正式成立,新的血液融入了我校的学生社团。刘老太笑道:“取名为‘清音’,是要传播清脆、清爽、清甜的美的声音,塑造美的品质。”她还说,“清音”也是南方曲艺的一种。

从成立至今,“清音”京剧社已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刘老太表示自己每个星期都会抽出一次或两次时间辅导毫无基础的“清音”的孩子们。从基本理论到唱腔身段,每个小瑕疵都逃不过这位“严师的挑剔”。除了指导,刘老太也会带她的“高徒”参加比赛来锤炼他们,每次也总是满载而归。2007年郭争兰同学代表我校赴南京参加第六届“全国高校京剧演唱研讨会”荣获二等奖,京剧合唱《我是中国人》在湖北省第三届“大学生艺术节”中获声乐甲组三等奖。2009年,梅满在第七届“全国高校京剧演唱研讨会”上演出《四郎探母·坐宫》荣获二等奖。去年的第八届研讨会,梅满、周晓辉分别获得二等奖,宋平获得三等奖;并代表学校获得集体“优秀组织奖”。此外,“清音”还参加了国际会展中心“走进第八届‘中国艺术节’、迎接党的十七大—“京剧名家名票演唱会”、我校六十周年校庆晚会等演出活动。而成功举办的两届“京韵百花京剧专场晚会”则是清音京剧社与国家重点艺术团——湖北省京剧院一道为中南大学子献上的国粹盛宴。

刘惠玲教授在学生眼里除了是“严师”的身份,更是良师益友。“我从63年开始教学,到现在有的学生都和我保持着联系,他们有的已是五六十的老头、老太太了;家里的绿色植物都是现在的学生送的呢!”刘老太的笑眼眯成了一条缝。在郭争兰比赛结束时,有人就追问刘老太是怎么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学生。而刘老太只是一笑,“关键是学生自己的努力,我做的只是让他们知晓京剧文化,将他们的兴趣转化为积极性。”毫不居功。

谈及刘老太在“清音”的收获时,她表示,自己的收获与奖项无关。只是很开心地见证了每个学生的成长。通过学习京剧,学生的学养得到了提升,胆小拘谨的变得落落大方了;过于散荡无形的变得有规矩了。她说,“今年,虽然‘清音’荣升为校艺术团的一员,仍希望清音京剧团的学子们,为发扬中华民族文化精髓努力、努力、再努力。”刘老太在谈及对“清音”的希冀时如是说。

除了指导“清音”,刘老太还是全国普通高校京剧教育研究会理事和湖北省高校京剧联谊会副会长,我校老协青松京剧社负责人,《老教授文汇》的主编和“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理事。退休后的她常说“退休后比不退休还要忙”,但却乐在其中。除了京剧,唱歌、摄影、弹钢琴和旅游都是这位“快活老人”的乐子,古稀之年的她,早已游历了欧洲各国。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