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七旬老翁借曲谱出灿烂“夕阳红”

七旬老翁借曲谱出灿烂“夕阳红”

□ 学生记者 张坤 孙珮云 杨艳萍

从事古典诗词谱曲二十多年,发表作品270多首,年过七旬却还孜孜不倦地进行着谱曲创作并欲通过出书来推行诗教。如今已经76岁的老翁劳在鸣是美学副教授,退休前为我校艺术美学教研室主任,退休后应聘为国务院语言司中华吟诵学会专家组成员,他一直坚持为诗词谱曲,借曲谱出自己的“夕阳红”,用行动诠释着对古典诗词音乐的热爱。

初见劳在鸣,是在他的家里,进门便见一深色古木书架,《当代诗歌美学》、《辞海》、《中国古代词曲精华》……满满的一书架都是收藏。劳老身穿休闲夹克,外着宽松牛仔,脸色红润,身体硬朗健硕,乍看很难相信这是位年过古稀的老翁。

劳在鸣是湖南长沙人,退休前从事“音乐欣赏课”教学。1986年,他作为中方代表之一,和日本大分市的吟诗舞剑代表团一同在汉作诗词吟诵交流,而这次交流会正是他努力创作的契机,“那时我想连外国人都在研究我国的古典诗词,为什么我不可以呢?”同一年,他的第一首谱曲作品《雨霖铃》问世。并于1990年荣获“北京国际吟诗节”诗词音乐优秀创作奖。也正是这首作品,让他与徐州师范大学的学生们结缘。2009年,他在北京参加由教育部语言司语言现代分会主办的大型文化活动“吟诵经典、爱我中华——中华吟诵周”系列活动时,一群陌生的年轻人的一声“劳老师”愣住了他,当他问到这群年轻人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名字时,年轻人笑而不语,随后一同吟唱他的谱曲作品《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没有想到年轻孩子竟会这样喜欢我的作品”,劳老在回忆时笑着说道。

在“中华吟诵周”上的经历让劳老对“年轻人”这一群体产生了兴趣,他希望将音乐美学在年轻人中普及开来。在谱曲时,他将更多的现代元素融入到音乐中,致力于吸引更多的年轻人,让他们来将这一艺术传承下去。近些年,他更是走到了大学生当中,面向全校的学生开办诗词吟诵的讲座。此外,劳老还指导我校笛箫协会的工作,在劳老和笛箫协会的共同努力下,由我校笛箫协会主办的“丝竹之路”、“国乐风华”、“流音水韵”等大型民族音乐会顺利举行。笛箫协会现任会长隋雪潺说:“每次举办音乐会,我们都会邀请劳老师作指导,从中我们也获得了许多关于音乐诗词谱曲方面的教益,很感谢劳老师!”

劳在鸣表示,近来,正专注于撰写自己的第四本古典诗词吟诵专著。取名为《金声玉振——古典诗词吟唱》,化用自李贺《李凭箜篌引》中“昆山玉碎凤凰叫”一句,意喻‘美妙的音乐’。 浙江著名学者兼诗人王留芳曾写诗对劳在鸣的作品赞美说‘雅韵华章久绕梁,诗词谱曲醉周郎。人间最美此宫商,造化在鸣天籁动,神州喜见古风扬,高山流水共绵长’ (浣溪沙),劳老在1992年和2000年分别出版了《古典诗词吟唱》同名不同内容的两本书,劳老还是百合奖获得者沈祖芬的热衷习读者,2007年出版了沈祖芬《涉江诗词选唱》,为沈祖芬的34首作品谱曲。

二十余年来,劳老始终保持着创作的热忱,“现在年纪大了,但感觉经验积累得更多了,谱曲也更成熟了。”劳老笑着说,“以前几个星期才熬出一首曲子,现在只要两三个小时就可以了。”为了精益求精,一首曲子,劳老会反复修改十几次。正如他的原创诗词《临江仙》中“尔操童子业,我练白头功”所言,劳老“一根筋”地坚持自己认定的目标,谱曲二十载,苦练“白头功”。

除了为诗词谱曲,劳老还有诸多的爱好。钢琴、京剧样样都爱。“我每天都会弹上一个多小时的钢琴,这不仅有助于我理解音乐,还能帮助我活动手部关节”。此外,他十多年来对京剧的热爱如一,老生、旦角都很在行,堪称我校第一“男旦”。

每天一小时的锻炼也是劳老的“必修课”。闲余时间,他会打理打理自己种的花草,来充实自己的老年生活。“扬鞭勤策励,莫负夕阳红”,劳老用诗词道尽自己的老年生活。 “这是一种寄托,我不安分的,前面有个目标,认定了就要坚持到底!”

劳老在他的近作《踏莎行·练琴》对自己的人生作结:古寺闻钟,激流观瀑,指飞键走金蛇舞。朦胧醉意赴瑶台,鹊桥霞染银河渡;雁阵排空,娇莺绕树,半生风雨归尘土。老夫爱练白头功,放歌纵酒青春路。


TAG: